山河

[昊翔]迷雾

*普通背景
*HE

说起来有点难以启齿,但事实是,即使他孙某人帅的日天日地,但他孙翔的确在过去十九年里没谈过恋爱,当下是个恋爱新手。以致于他现在十分不解发生的事。

跟他发生了什么的自然是那位也帅的日天日地但是就是帅不过他的唐昊。他们在冷战,不知道哪种性质的那种。

为什么说不知道哪种性质,因为孙翔的确也没明白,唐昊现在跟他算是个什么关系。情侣?孙翔一万个不承认,他和唐昊都还没认真跟对方告过白,承认对方在心里的身份,模模糊糊的,算哪门子情侣,他才不要。好哥们?哪有好哥们好成他们那样的。刘小别简直不愿意提他们大热天在宿舍同睡一张床的事实了,俩人睡醒唐昊的手臂还在孙翔脑袋底下,俩人的距离没眼看。就是这么不上不下的关系。用女生们的话来说大概就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孙翔自认为如此。所以他不能理解,他拒绝唐昊亲他,这有错吗?当时KTV里他俩老样子唱累了就坐在一起,手臂贴着手臂腿贴着腿,边喝酒边瞎bb,谁知道唐昊突然听到哪首男女对唱就突然收声了,沉默半天他觉得有什么不太对,转头去看唐昊。

唐昊一点也不回避他,明晃晃地就盯着他眼睛看。他不知所措,呆在那里。唐昊从没这么看过他。其实他和唐昊之间对视的时候不多,他们之间几乎不需要对视。凑在一起时话说一半就知道对方的意思,对方把球互相丢一丢就知道对方接下来想怎么打,甚至开始他们会凑一块都是因为打游戏的时候实在太能互相配合。袁柏清就直接说过,“你俩凑一块就行,别祸害人。”相互祸害嘛,这也行,孙翔想,唐昊挺对他胃口的。

但是暧昧到了临界点,某些东西就必须撕裂。唐昊那会的眼神好像不只是相互祸害就行,更像有侵略的动物在周围划了片领地,要把他叼回窝里圈养着,而他像只毫无知觉的猎物,任由危险靠近。

突然作用的动物直觉一时间让孙翔内心警铃大作。这不对,他想。但哪里不对,他那会还没想清楚。于是一伸手隔开了唐昊凑近他仅有的距离。

一只手掌厚的距离,足够孙翔清清楚楚地看见唐昊的眼角一点点平直下来。他生气了,孙翔直觉地想。但是心跳还是控制不住地加快。手心还贴着唐昊的小半个脸,对方的鼻息贴上手掌,不是那么规律。完全陌生的感觉。他们即使一直都很亲密,却一直保持在某个范围里,他们在那个范围里自由自在。现在,唐昊过界了。

事情的结尾,以唐昊狠狠地在孙翔手心咬了一口走人为句号。他俩开始冷战了。

孙翔在这之后没回过宿舍,篮球队那边请了假,避开了所有他们可能会一起去的地方,上课也都往教室前排坐。他不想碰到唐昊。

据刘小别跟他说的,唐昊跟他差不多,只不过连续一周唐昊连课都没来上,全靠他们宿舍一群人轮流顶着老师点名。他没说什么,意料之中,他们都不想碰到彼此。刘小别问他打算怎么办。他说不知道,但要送上门给唐昊亲一口和好是不可能的,这对他来说更是越界。

话虽如此,他也头疼。他并不否认自己对唐昊的感情,但怎么打开自己心里那扇门,他自己也毫无头绪。这是个两难的境地,抗拒会伤害唐昊,猝然接近会伤害自己。

他含含糊糊地跟刘小别形容的时候,刘小别同情地看着他。

隔天晚上孙翔在酒店里看完球赛正准备睡觉,一个电话就接了进来。看手机屏幕备注着唐昊。孙翔愣了一会,心想这会是唐昊?接听键一按,是唐昊,但是是叫他出去打架的。

“出来,打一架。”唐昊是这么说的,然后留了个地址就挂了他电话。

打架,孙翔看着黑掉的屏幕心想,行啊,翔哥可不怕你。

唐昊说的地方是个道馆,大概是和朋友借的地方。孙翔到的时候,除了唐昊已经没有别人。唐昊看他来了朝他点点头,让他脱了鞋子换个衣服,就互相上手了。

真舍得朝对方下手。刘小别在的话会这么说。这里只有灯光,空气里以他们为中心向四周散发着热气,动作起落,沉闷的击打声在场馆里回响。没过多久,空气里又多了汗水的味道,却还是没有别的声音。压抑又热烈。他们当真是了解彼此,每个动作都朝对方的弱点上打,一点也不放水,像是要用掉所有力气才甘心。

最后孙翔一个不慎被唐昊掀翻在地上。他没力气再起来继续打,手臂贴在地面上已经抬不起来了。他瘫在地上,气喘吁吁,身体还很亢奋地向外流着汗,流汗地太多,孙翔觉得视野满是模糊。累得要死,但是真痛快。

唐昊倒是还有余力的样子,在原地站着喘气喘了好一会才走到他身边,把他从地上扯起来。

孙翔被拉着手臂扯起来有点头晕,重心有点不稳,被唐昊单手卡着腰支撑着。

这会唐昊看起来不那么友善。因为另一只手掐着他的后颈,逼得他只能看着唐昊,没得闪避。唐昊开口也不怎么友善,虽然是笑的,不过大概是开心于孙翔现在只能待在他能碰得到的范围里任他宰割。

唐昊问他,凭什么不让亲。

孙翔扬起下巴,凭什么让你亲。

掐着后颈的手又使了点力气往唐昊的方向带了带。我不行?

孙翔不想回答。他双手撑在唐昊胸前尽力保持着他们间的距离,因为唐昊卡在他腰上的手臂也在用力。又是一阵角逐。终于逼得急了,孙翔发狠道,唐昊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我凭什么让你亲!我又不是路边小猫小狗!

掐着孙翔后颈的手一下松开。

孙翔说完一大串话自己觉得别扭,心里有什么秘密的东西被挖开,收回双臂就想扯开唐昊卡在腰上的手。他想跑。

唐昊当然不会让他得逞。这么些天可不就是等着这一刻。他很开心。

“孙翔,”他松开钳制在对方腰上的双臂,转而虚虚地握着对方的双肩。“那你要不要跟我谈恋爱?”

孙翔别着脸不回答他。

唐昊不着急,因为,孙翔的脸颊已经控制不住地泛红。还有从湿润发丝间露出的一点点耳朵。偏偏这个人死倔着不肯开口。

实在可爱,唐昊忍不住,凑近孙翔亲吻他的耳朵,末了不忘在他耳边吹气逗他,“到底要不要?”

孙翔很气。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狠狠地在唐昊脖子上咬了一口。“你不做我男朋友试试!”

————————————
冷战中某日的聊天记录。
社会你别哥:唐昊你俩干嘛呢还不和好
唐日天:别哥想吃狗粮?
社会你别哥:…………
社会你别哥:[戳你小脑瓜.jpg][好好说话.jpg]
唐日天:咳
唐日天:没事   等他开窍就行   我有办法
唐日天:这几天你看着他点[感谢大佬.jpg]
社会你别哥:[冷漠.jpg]

——————————————
感情是两个人的事。

[昊翔]做好梦一场

*普通背景
*BE

再见到唐昊的时候,距离孙翔上一次听到他的消息已经有几年。这次会见到纯属是个意外——孙翔只是要陪好朋友来这附近的电影院看场电影,结果等了好一会朋友还没来,他就干脆走进附近的一个画展看看。好说歹说他曾经也学过几年画画,感情还是有的。

他在一副油画前站定,第一眼他觉得画面用色很吸引他,细看之下又觉得并非只是如此——但也没来得及深思,唐昊就出现了。唐昊让他往旁边站站,他要给别人介绍了。说来搞笑,他们并没有马上认出彼此,孙翔顾着分析心里那点被吸引的奇怪感觉,就听唐昊的话乖乖往旁边一伸腿让了大片位置,自己作壁上观;唐昊想要趁热打铁及时为别人介绍画。

直到唐昊为别人介绍画时的某一句直接解开了孙翔心里的毛线团,孙翔脱口一句“就是这个!”,两人才终于对视上。

本来应该是尴尬的。过往的情人相会面竟然是在打断别人谈话的情况下。

不过当时孙翔可不觉得尴尬,顺势就接了唐昊的那句话给人介绍起来“诶您看啊就像他刚刚说的这幅画……”一通忽悠加上唐昊乘胜追击,这幅画还真被人订了去,价格根据孙翔听来的,估计还挺可爱。

看着唐昊带着人去结账,孙翔这才悠悠想起,自己竟然见到唐昊了,竟然还能好好说话。抓耳挠腮了几下,觉得心里满是神奇,本来以为山山水水的,他们不会再见到了。

毕竟分手的时候他对唐昊还挺凶的,冲着唐昊就是吼“老子不爱你了!!和你个傻逼在一起就是老子做过最傻的事!!”“找别人去吧你!”

那会唐昊什么都没说,静静地看着他闹,听着他发脾气,最后就说了声“好,”他们就算作分手了。其实他们中间也吵过分过很多次,不过每次又能重新开始——毕竟孙翔总忍不住去找唐昊。只是那次终于分手,因为走到了人生的临界点,他们一个选择北上,一个选择南下,两两分开,硬是再也没联系过。叶修吐槽他们说“俩傻的谈恋爱怎么还能分啊?”气的孙翔又在群里禁言他。

孙翔在等,他觉得唐昊迟早会再回来跟他一起,毕竟那么多年的感情哪能说散就散——只是一晃四年,唐昊没等来,倒是等来了唐昊和新欢的消息。“应该在一起……很久了。”江波涛跟他说的时候,还斟酌用词了好一会。

那会他什么反应来着,看着江波涛犹豫又隐忍的表情,点了点头说,“哦。”转身又继续写论文。

他不是没想过,唐昊为什么不找他。不爱他了、有新对象了或者等自己去找他,三分之一的概率,自己正巧没那么幸运,那三分之二最坏的他都撞上了。他只是要接受现实了。

为什么唐昊能那么快从感情里脱开而自己就挣扎不出来呢?论文写完的那个晚上,他久违地拿起画笔,随手抽了张纸在上面涂抹着,但或许因着思绪混乱,或许因着太久没画东西,线条排地乱七八糟。烦。想不明白。他丢开笔,揉纸成团往角落一丢团,不画了。

后来他也没想明白。只是觉得想着实在痛苦,就没想了。

但现在碰到,又能怎么样呢?

晚上唐昊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毕竟孙翔帮了忙,而且,作为曾经的好哥们,他们也很久没见了。

那晚上孙翔没喝多少,如果不是正式场合,他已经不大喜欢喝酒了。倒是唐昊,一杯接一杯地喝,画廊里穿在他身上一派正气的西装,这会把眉眼里掩住的狂放不羁解了锁。打在两人头顶的黄色灯光,朦朦胧胧间又把场景拉回了以前。

情景醉人也醉心。

孙翔劝他,说唐昊你少喝点。

唐昊挑挑眉看他说,我想尽兴怎么着了吧。说着就一杯酒下肚,又再给自己满上。

孙翔看着他灌酒一样的喝法,皱起眉头撇撇嘴,似是开始不耐起来,你说的庆祝叙旧,自己要喝醉的样子怎么回事啊

唐昊喝完一杯,杯子正离嘴还没放下,听这话就停下手里的动作,一双黑沉又染了酒色的眼睛看向他。那么几秒。唐昊听见自己笑了笑,说,就这么回事。

不出意外最后唐昊喝醉了。

孙翔借了半个身子给唐昊靠着,一起站在在路边等出租车。站在风口,风顺势而来一波一波地打在他们身上,两人靠在一起,像是彼此依靠取暖,这会正好。路面寂静,只有他们俩,周边的灯光只兴一点点,不多也不少。

孙翔觉得,这会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但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

孙翔还没想起来,车就来了。孙翔正思量着,怎么让唐昊坐车里去,靠着他的人却自行有了反应。

唐昊直接顺着孙翔扶着自己腰让自己倚靠着他肩膀的姿势,右手往孙翔身后伸去,用力一捞,孙翔猝不及防,就跌到他怀里。他还靠着孙翔的肩膀。不过这会他可以埋在孙翔肩窝里了。只要他再往孙翔脖子的方向靠近一点。

孙翔身上还是那股薄荷橙子的味道,清新又凛冽,用不着更近,就能逼近他的嗅觉。孙翔喜欢,他也很喜欢。他状似无意地深呼吸了一口,那么一秒,醉意差点压不住身体的贪婪,想要多留住这味道。

双臂用力环了环孙翔的腰,他说,孙翔我醒着。

孙翔还有点楞,问他那你能回去吗?

出租车师傅已经有点着急,放下车窗说你们走不走啊。

他松开手臂,站直了,说行。

又一阵风打过来,打在他俩身上。多出来那么一阵,从他们中间穿过。风大了,伴着空旷的路,发出“咻——”的声响。路面的灯影好似破碎。

他伸出手,拍了拍孙翔肩上被自己靠出来的褶皱,说,我走了,早点回去,晚上人少不安全。

孙翔没回答他,反问他,你这是没醉吗?

他没回答。上了车,远去。

————————————————

做好梦一场,陪我去流浪。

[周翔]冬季/日常/现paro/短短短

今年上海下雪了,还是比起往年大的多的雪势,气温随着天上落下的白色小片不断降低。

从临街的落地窗看下去,四处都是白皑皑的样子,只有零星处没有被大雪覆盖还透出点颜色。路上几乎没有行人,道路上也没什么车,或许街旁的店铺都关了吧。天色灰蒙蒙,没有温暖的太阳光,也感觉不到丝毫暖意,让人生不出想要出门的欲望。

所以还是呆在家吧。孙翔愉悦地想,在冰冷的窗户上吹出一口气,胡乱地画了点东西。画完瞅瞅,自己也乐了,有耳朵有尾巴,又穿着风衣,手里也不知拿了什么,都是什么啊?

“孙翔?”

嗯?他回过头。

与落地窗外冷冰冰的世界不同,落地窗内,他的身后,客厅里开着暖黄的灯光,好像点亮了某种东西,整个客厅散发着暖洋洋的气息。尤其是正站在客厅中央拿着两杯热牛奶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热牛奶散发的热气,或是带着暖意的灯光作祟,孙翔觉得这个人此刻全身都是柔软的――明明用这个词并不合适。

但是为什么呢?

还没想清楚为什么,这个浑身暖意的人已经来到他面前,甚至用有滚烫温度的杯身碰了碰他的脸颊

――烫啊干嘛呢周泽楷!一边抱怨他接过对方手上的温度,不过真暖和!

你也一样。

――嗯?什么一样……我才没觉得你怎么!

嗯。对方摸摸他隐约有点炸起来的头发笑了起来,亲了亲他沾满牛奶沫的嘴角。

口卡子:

——来自鬼天盟倾情推荐!!【连鬼狐大人都想玩!】的游戏榜TOP1,还同时获得了紫堂家族本家及其分家的【在茄子眼里还算能看】游戏榜TOP1的超强佳作!DEMO版总算发布啦!!!!!

↑以上都是乱讲,我们没有收过广告费。

-------
-[游戏名称] :PARADOX (DEMO 版)

-[游戏大小] :55M
-[游戏类别]:探险解谜向RPG
-[游戏时长]:30min-1小时
-[制作/画手]:口卡子
-[剧本/谜题]:水水子
-[测试]:麻木/龙星/九鸟/奶盐/笙歌/沫子/龙槡

bug完全修正版新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mhI1CO4

-----火龙果形状的分割线--------

-[游戏介绍]-
漫画剧情延伸,原著向背景。
林在陌生的房子内,一边寻找哥哥b与狩猎目标“星月魔女”,一边解开谜题探寻真相的故事。

希望能给被漫画虐到的各位一点温暖。
 (DEMO版剧情不完整,请静待正式版本的完全更新)

 -[游戏操作]
 
↑ ↓ ← → ——人物操作
 
Z——跳过打字文本
             
X——打开菜单
 
Shift+方向键——奔跑

-------
 
游戏禁止解包等素材获取行径。禁止擅自修改以及二次发布。
 
 
CG插图所有权归口卡子所有。
 
---------
如遇BUG或游戏无法进行等问题,请在作者/剧本的Lof或QQ上进行反馈。

 @水水子 

 @口卡子

P.S:测试版所收到的所有不影响正常运行的bug反馈均会于正式版修复,请遇到bug的各位务必反馈并等待正式版的修复!感谢配合!

特别鸣谢 @乌源流窨 的测试与攻略整理!

测试版无剧透全攻略-

https://pan.baidu.com/s/1bpk4mHh

 密码: imqc

葬礼与白百合

*ooc属于我

(一)

弗罗旺的阳光还是一片大好。

在格罗苏拉的死讯传来的时候也一样。

彼时各个电视台都在报道这位不苟言笑的威严长官的逝世-似乎是因为长期的积劳成疾,加上缺少及时的检查所致。

利利乌姆半是抱胸半是双手托着酒杯站在电视前。酒杯随着右手晃动,一下一下,杯中红酒带着冰块轻轻撞击着杯身。

室内除了这声音,一时间只剩下电视里传出报道这消息的声音。

利利家另外两位兄弟看不清他的表情。从这则消息出来到现在,他还没有说话。

距离弗罗旺独立的事情已经过去许多年,但是有些细节,利利家这位直接当事人却从未要开口提及的意思。而格罗苏拉,在弗罗旺独立后虽然作为ACCA高层仍旧留下,但从未来过弗罗旺--来的都是莫芙。

利利乌姆和格罗苏拉已经多年未见,当事人也闭口不提。那现在他们怎么办?这位大兄弟这样他们也很头疼啊。猜错会被他坑,猜又猜不中,他们也很绝望啊。利利两兄弟表示。

似乎独自结束了什么,电视前的利利乌姆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一仰而尽。

(二)

“葬礼在三天后”那天大哥在他喝完酒后告诉他的。
“这跟弗罗旺国,跟利利乌姆家没有关系”他这么回答。

夜深人静。他睡不着。大脑似乎开启了某种兴奋模式,他明明在连续好两天高强度工作了。今天下午还完成了两场生意谈判,晚上参加了一场晚宴,回家后还抓着其他两兄弟一起喝酒。此刻却仍然感觉不到疲劳。

他躺在床上,无法入睡。但事实恐怕是,他不愿意入睡。
入睡意味着放松神经,而脑袋里某些聪明的东西就会趁着这个时候入侵你的大脑。那些东西或许是无名的恐惧,或许是难以言明的渴望,又或者是,不愿记起的回忆。

在看够床顶之后,他终于决定干点别的。

(三)

或许是因为出生成长在花种繁多的弗罗旺,利利乌姆喜欢花。尤其是百合。白色和黄色更是个中翘楚。

难以理解为什么利利乌姆会喜欢它们。明明看起来艳丽又危险的花更适合他,比方说罂粟花。

不管为什么,他还是固执地在自己的露台后种了大半花园的双色百合。恩,反正他喜欢。

此时睡不着觉的利利乌姆先生,正对着美丽纤弱的花儿们思考人生(不。

夜色凉凉,花香四散,月悬于上。

这种美好的时候或许怀抱佳人互诉衷肠更合适。

但他想到格罗苏拉。

他曾经工作的共事。

曾经合作的背叛者。

……曾经的,他无法言明的感情的代名词。

(四)

那是位威严且不易近人的长官。加上一头银发和笔直的背脊,眉间又甚少见到舒展的时刻,这样他已不怒自威。

外人看来就是如此。

但利利乌姆觉得这不对。

如若在他人眼里,格罗苏拉是朵高岭之花,应在冷风中盛放,那在利利乌姆看来,格罗苏拉就是自家花园里常见的白百合,柔软又沉静。初见格罗苏拉他就这么觉得。而事实上,格罗苏拉的头发的确很柔软。是想让人缠在手指尖戏弄的手感。事实上,格罗苏拉的确是个柔软的人。

他喜欢白百合。似乎也喜欢跟那相似的格罗苏拉。

………………喜欢吗?

(五)

(有私设)

ACca的工作很多。大概是,如果不放任自己自己偷懒休息一会儿,工作就会淹没掉你那样程度的多。更不要说作为上位者的利利乌姆,每天的事情对他来说都是像流水一样源源不绝。和前者的区别只是,他擅长从各种工作里挤出时间来让自己悠闲地喝点东西再和派因聊个天。

看起来是偷懒,然而却也是必要的。

能让利利乌姆认真理清自己对格罗苏拉感情的时间少之又少。

更不幸的是那少之又少的时间又被利利乌姆大部分花费到如何干翻小王子,扰乱国家秩序再从中获利去了。

而他和格罗苏拉,他们之间接触不多也不少。不少的是私底下他们为达成的协议进行的“会面”,时而在利利乌姆家,时而在格罗苏拉家。地点是不同,相同的是他们做的事情没什么不同---喝酒谈事罢了。

不过比起在自己家,他更喜欢去格罗苏拉家的时候。

那时有格罗苏拉的养的猫,有格罗苏拉泡的茶,有格罗苏拉的生活。有不为人知的格罗苏拉。

如果是去格罗苏拉家的时候,他喜欢挑下午出门,去花店买些百合花,带着新品甜点前往。

格罗苏拉喜欢甜品。他喜欢找出最大程度和甜点相应和的小碟子放上甜点,摆好碟碗杯,小小地咬上一口,慢慢下咽,再慢悠悠地吹开茶雾,轻轻喝上一口。如此反复。茶香缭绕里,格罗苏拉活像他那只喜欢晒太阳的大白猫。

不是眉目疏冷的格罗苏拉。是他手中,水珠正滑落,缓缓向世界舒展着花瓣的白百合。柔软又沉静。

不多的,就是在ACCA中了。毕竟他们要尽心尽力地“扮演”敌对角色。那时的格罗苏拉早就把让人心生柔软的神态收拾地干干净净,剩下的,有时连利利乌姆也觉得,那是只能远远看着的格罗苏拉长官。

那时他也不想多,只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包括吉恩,包括各区递出的烟,包括格罗苏拉。

对格罗苏拉的感情,他也只是凭着感觉,想要靠近就毫不犹豫,留意他的习惯,观察他的软肋,各个击破不留声色。而格罗苏拉,似乎被他做的一切收服。

他以为那就是所有的格罗苏拉。正如他以为他掌握着全局。

(六)

然而事实就是,格罗苏拉背叛了他,他的计划失败。

虽说计划失败,最大化的利益目标没能实现,但弗罗旺独立出联邦也是让利利家族欣慰的结果。

但是对利利乌姆来说这终究是一个相当让人脸痛的巴掌,足以让他铭记一生。这来自于吉恩,来自于神龙不见尾的国王……也来自于格罗苏拉。

关于吉恩和吉恩的计划,格罗苏拉知道多少?什么时候知道的?背叛自己的理由是什么?…………他有许多疑问。

但他不在乎答案得到与否。因为无论是否得到这些答案,他都不会原谅格罗苏拉。他不可原谅。

…………这究极恨意的来源,他从未想过来自哪里。

(七)

弗罗旺独立已经好些年了。

这些年,他没有踏入联邦一步。

他的花园里仍旧种了大片白百合,但他从没靠近过那片花海。

他没再买过甜点。虽然在其他两位兄弟带回一些新甜点时他会夸上两句。也不愿意吃一口。哪怕会被兄弟俩嘲笑上一两句,不过坑他们一两下就知道消停了。

他不喜欢白发的美人。更讨厌无论如何不爱笑的美人。哪怕只是新来胆怯的美人。

他从来都随着自己的性子。

他从不去想自己的这些行为代表着什么。

他再也不问自己心底的渴望是什么。

岁岁年年。

(八)

他现在想去触摸那些白百合。

他闻到清新淡雅的味道。

他想知道这时候的百合花瓣上有没有露珠。

那些花瓣是否仍旧柔软。

他忽然十分想念。

白百合啊。

你们见过格罗苏拉吗?

(九)

利利乌姆时隔多年出现在巴登。带着大束的白百合。

为了参加已过世的格罗苏拉长官的葬礼。

来宾中有惊讶的,也有仿佛早有预料的。

此行的利利乌姆似乎没有打算要再次展开交际。葬礼结束后他谢绝了所有邀约,独自再次前往墓地。

墓碑上除了格罗苏拉的名字没有留下其他的什么信息。没有墓志铭,也没有配偶的名字。

放下花束的利利乌姆站在那儿不知是发呆还是什么。

许久。

“觉得你会来,倒是没想到你会穿着ACCA的制服回来。”是派因。“他大概会开心吧,以前说过期待弗罗旺国回归的话”

(十)

再见了,我的爱人。

END

结束了_(:з」∠)_绞尽脑汁写得含蓄真是辛苦好想话叨起来

我爱利利也爱利格。

但是这真的就是我理解里的利格,相爱相杀_(:з」∠)_

虽说利利那么不开窍吧,老格也好不到哪去……反正死脑筋一对

愿你们来生生在亲妈笔下哈哈哈